乐山新闻网_中文资讯_体坛赛事_娱乐时尚_产业资讯_财经科技_房产汽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奥 > 正文内容

小说 | 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持续连载中

来源:乐山新闻网   时间: 2018-11-10

原标题:小说 | 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持续连载中

第二百五十九章:

谢芷涵的封妃大典办得仓促又简单,完全不像一个得势妃子的大典,但即使如此,依旧是谁都不敢小觑这位灵妃娘娘在宫里的地位。

那之后连着三晚都是谢芷涵在乾元宫侍寝,苏媛则除了必要的晨昏定省,基本很少出宫走动,白日里嘉隆帝也不如过去般频繁召见她。

对比上次被冷落时的紧张,她多了几分淡然和随性。

贺玲却不请自来。

苏媛招呼她入座后,好奇询问:“德妃娘娘今日怎么有兴致来臣妾这儿?”

自从朱允回过宫之后,贺玲已有阵子没来找苏媛了,往日在凤天宫里碰见也不过点头而过,如今还真想不出还有什么事值得她来这永安宫的。

“玉昭仪与本宫好生生疏,难道本宫没事就不能过来了吗?”

苏媛忙笑,“德妃娘娘说的哪里话?臣妾不过是听说玲珑公主近来染了风寒,娘娘昼夜照顾着,突然到臣妾这儿来,还以为是有要事。对了,小公主的病怎么样了?”

贺玲垂眸叹了声,露出几分忧色是,“底下的人当差不仔细,让公主受了风,有些咳嗽发热罢了。”

苏媛微微点头,又客套道:“瞧娘娘面色疲倦,定是照顾小公主劳累了。”

“皇上将玲珑公主交给本宫,本宫自然要照顾好她。芳华宫里冷清清的,往日也就玲珑能给本宫带来些笑声。”贺玲笑得悲怆,颇有几分感慨的又说:“皇上只公主一个孩子,听说瑞王府里的林侧妃倒是快临产了。”

苏媛惊诧,沉默着算了算日子,惊讶道:“德妃娘娘记错了吧,臣妾记得林侧妃的产期是明年二月。”

贺玲满面讶然,“你还不知道吗?”

苏媛目色迷茫,提着心轻道:“敢问娘娘这话是何意?”

“前日林侧妃夜里又发急了回,朱太医废了好大的精力才把人救回来,但说是侧妃体内余毒未清,假以时日必回危及腹中胎儿。林侧妃已做了催产的决定,这产期怕是要提前些日子,说来本宫还是在太后那儿听说的。”

贺玲满脸认真的看过去,“开封市老年羊癫疯治疗哪家医院好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都不知道的吗?”

苏媛摇头,她是真不知情。

提前催产,对阿姐来说必然凶险万分。

她勉强压住心底的慌乱,望着贺玲问道:“娘娘,这件事瑞王同意了吗?我长姐的状况根本受不住药催的。”

苏媛不信元竣会允许阿姐去冒险。

“这件事都禀进宫来了,瑞王自然是同意的。”贺玲说到这忽而展笑,笑容诡辩难言,“你说,你姐姐的主意,瑞王阻止得了吗?”

这倒是句大实话。

苏媛心乱如麻,这么突然的事情,肯定有涵儿动作的原因。如今却也不知道是该谢还是该埋怨,只能盼着她们都有分寸。

贺玲端量着苏媛脸色,探询道:“本宫还以为玉昭仪是知情之人呢。”

苏媛抿唇,摇头沉默。

“到底是本宫多虑了,你们姐妹情深,你怎会忍心置你长姐于那种境地?”

贺玲的轻声细语,此刻听在苏媛耳中显得格外嘲讽,苏媛有些无地自容,牵强着嗓音应道:“只盼阿姐能平安生下孩子。”

“可惜了,若是个女儿或许还好,若是生了个庶长子……”贺玲故意拖长了声调,别有深意的说:“年后明瑶郡主可就要嫁过去了呢。”

苏媛正了正身姿,直接道:“德妃娘娘特来告知臣妾这等消息,不知意欲为何?”

“本宫能有什么想法,你关心你阿姐,本宫好心将她的情况告知你罢了。”贺玲说着似觉得无趣,便理了理身前的衣襟站了起来,“玉昭仪既然不领情,那只当本宫自讨无趣了。”

苏媛连忙跟着起身,急道:“娘娘请留步。”说着低头客气道:“刚刚是臣妾言辞失妥冒犯了娘娘,还请您别怪罪。”

贺玲扫了她眼,这方又坐回去。

苏媛唤人进来重新添了热茶,与她情真意切的求助:“玲姐姐,您是知晓的,上回皇上让我去瑞王府探视长姐,已是对我们姐妹之间的关系有所怀疑了。阿姐她怀着瑞王的第一个孩子,无论是宫里还是左相府都虎视眈眈着,生产时怕不会很顺利。你此行过来,也是为了提醒我早作防范吧?”

一声“玲姐姐”,瞬间拉近了彼此距离,贺玲想起幼年时与林家姐妹的情意,想起苏媛初进宫时对自己的依赖,神情难免有些恍惚。

贺玲也没有摆谱,与她直白道:“我是怕,怕他有危险。”

所以说,贺玲很多时候帮着林婳都是迫于无奈,只因朱允事事都掺和了进去。林婳生产时必定要有危险,那朱允又是长期医治她的御医,如果当时情形有个不好,朱允泰安癫痫临床治疗方法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

贺玲做的,只是想保全朱允,这也是她明明不喜欢这对姐妹,却还是一而再再而三来永安宫交涉的原因。

苏媛闻言多少也知道了其中意思,遂问她:“玲姐姐可有将事情告知过朱太医?”

“我派人找过他,但自那日随你回宫之后,他除了点卯并没有在宫里久留。我毕竟是妃嫔,也不能真的去太医院等他……”贺玲满脸难色,抬头道:“我知你必有法子联系到他的,阿媛,你派人去给他传个信吧,让他提防瑞王府里的那些近侍。”

苏媛颔首,“我会的。”

“还有,你长姐的这件事,如果你知道是谁在从中使计,能阻止便阻止吧。”贺玲突然转眸,与她认真道:“有些事计划得再好都防不住变数,何况赵家与太后都不是简单之人,可别将自己算计了进去。”

这番话她说的真心实意,苏媛亦是诚心感激。

待送走贺玲,她便前往长春宫去找谢芷涵。

进了偏殿,却被告知灵妃正在乾元宫伴驾,苏媛心里倒没什么波澜,只坐在那等着。

不多会,有环佩叮咚的声响从外面传来,她以为是涵儿回宫了,走到窗前一看,却见是蕙宁公主与明瑶郡主携手而来。

赵琼看见她亦是惊诧,紧了紧旁边蕙宁公主的手,不解道:“公主,她如何会在灵妃娘娘的宫里?”

这话丝毫没敛声,一字不差的落入了苏媛耳中。

蕙宁公主面色尴尬,隔着窗栏与苏媛见了礼,又和赵琼使了眼色才近前。

(向上滑动启阅)

第二百六十章:

苏媛一直觉得明瑶郡主挺温婉识体的,当日在长宁台时瑾贵妃公然阻了她和瑞王的赐婚,她都未显露分毫异样,人前仪态端庄,断不是好争口舌之人,今日却为何故意说这话给她听?

苏媛心中犯虚,当初为了扳倒秦妃,她曾让东银借赵琼近侍之手策演了一幕自缢戏码,虽然已过去了许久,但以赵家的地位和权势,再看明瑶郡主如此语态,怕是被查出了蛛丝马迹。

不过,她尚能安然无恙的在宫中做着昭仪,足以说明左相府就算怀疑到了自己身上,但并无证据,否则早就让太后出面惩办她了。

苏媛稳住心绪,朝殿门口走去相迎,浅笑着打过招呼,再侧身请她们进殿。

赵琼紧跟着蕙宁公主而坐,不等苏媛入座就道:“本郡主与公主来的是长春宫,没想到招呼我们的却是玉昭仪。怎么,玉昭仪这会子不忙着在凤天宫和钟粹宫里献殷勤苏州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竟是侯在灵妃这儿吗?”

她的话委实不客气,听得蕙宁公主都皱眉轻拽她衣角,“阿琼,不是都说好了么,你别这样。”

赵琼却一改往昔轻声细语的姿态,冷声道:“公主,您又不是不知,当初我为何会……”终究顾着殿内侍从,挑眉横了眼苏媛嘲讽道:“玉昭仪是个厉害的,但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苏媛面色纹丝不动,无辜茫然的反问:“郡主说的是什么,本宫听得不是很明白。本宫和郡主素无往来,也不知是哪里得罪了郡主,让郡主这般恶语相向?”

“什么恶语相向,分明是你暗中伤人在前!”

苏媛莞尔,心道终究是年轻,左相和太后调教得再用心,那股子年轻女儿的傲气和脾性到底还在,赵琼骨子里还是个急躁之人。

如此,她反而安心了几分,这样子的明瑶郡主,不会是长姐的对手。

赵琼见她笑,冷声质问:“你笑什么?”

“本宫为何笑,郡主心中不清楚?”

苏媛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慢声说道:“本宫是皇上的妃嫔,你纵使被封为郡主,但见着本宫总也有尊卑之别。郡主说本宫恶语相向,但旁人所见,分明是郡主你对本宫言语不敬。”眸色稍凝,索性也不坐了,就这样定睛望着赵琼。

“你,你想怎样?”赵琼明显有所顾虑,立马换了姿态,不确定的道:“难道你还要去皇后面前告状不成?”

苏媛摇头,“怎么会,郡主多虑了,本宫得贵妃娘娘照拂多时,郡主是贵妃的亲妹妹,本宫如何会计较?只是郡主似对本宫有所误会,今日若不说清楚,可是要这些宫人当成笑话了,传扬出去,知情的是说郡主和本宫开玩笑,不知道的怕是就要认为将来的瑞王妃是个暗语伤人之人。”

赵琼明显是小看了苏媛,脸色惊变,收了目光改望向蕙宁公主。

蕙宁公主出声道:“都是误会,玉昭仪莫要见怪,郡主随我来找灵妃娘娘,是没想到灵妃不在而见着了您玉昭仪,不过是好奇罢了。”

方才那个态度,哪里是好奇?但苏媛和蕙宁公主表面交情还可,自然也会卖她面子,缓了缓神色接道:“公主说是误会,那便是误会吧。但本宫见郡主欲言又止,显然对本宫积怨已久,本宫却不知为何,心里也是迷茫的很。”

苏媛赌赵琼不敢将那件事当众说出来质问,没有证据,这污蔑皇妃的罪名可不小,她出嫁在即,是不可能多生事端的。

赵琼果然抿唇不语,只是瞪着苏媛。

苏媛合目,继续道:“郡主想说什么?”

赵琼这才不得已起身,“我没有呼和浩特癫痫病治疗医院什么想说的,更不曾对玉昭仪积怨已久,娘娘怕是误解了。”

“是误会最好。”苏媛慢悠悠坐回去,顺手端起茶盏,至唇边却发现茶水已凉,便唤了人进来添茶。

宫女奉茶于她,苏媛却纹丝不动。

蕙宁公主见了,轻道:“阿琼。”

赵琼回眸看了看她,眼中充满了不情愿,蕙宁公主便又催促了声。

赵琼这才上前,自宫女手中接了茶盅递向苏媛,“玉昭仪,方才是我不对,冒犯您了,还请玉昭仪多见谅。”

苏媛含笑的望着她,“郡主客气了。”伸手接茶,却并不饮用,只是放在旁边,继续看着对方道:“郡主是贵妃娘娘的妹妹,身份尊贵,即将又要成了瑞王府,往后行事可得多稳重些。”

“是,多谢玉昭仪教诲。”赵琼咬牙回话。

苏媛见她安分了,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必杵在我眼前了,郡主还是女儿家心性,本宫不会和你计较的。”

赵琼转身,倒也不坐了,只催着身边宫女出去打听下灵妃何时回宫。

苏媛见她如此,像是寻涵儿有急事的模样,但也明白问对方是不会有结果的,便望向蕙宁公主,客气道:“公主和郡主来找灵妃,不知所为何事?”

“怎么,公主和灵妃的事情,玉昭仪也喜欢打听?”

苏媛真的不太理会她,“本宫知郡主心里对我多有想法,只是不能宣之于口的说法,郡主就只能藏在腹中。郡主若是心有不服,大可去钟粹宫寻贵妃娘娘,看贵妃如何决定。”

她这摆明了知道赵琼和赵环姐妹不和,故意说出来气她的。实则,明瑶郡主要做瑞王妃,便是和长姐为敌的,这个对立是早晚的,自己也没必要花精力与她虚与委蛇。

蕙宁公主察觉到了二人之间的针对,忙站起把赵琼拉着坐下,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是方才郡主在我宫里提起婚事的一些琐事,我陪她过来而已。”

瑞王府和左相府的结亲,其实与蕙宁公主有什么关系?但苏媛想到蕙宁公主似乎也是不久要下嫁给谢维锦,便明白为何来长春宫了。这个理由虽然说得过去,但苏媛总觉得还有隐情。

然而,显而易见,眼前这二人感情更好,苏媛识趣,没有追问下去。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才终于见谢芷涵回宫。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的最好治疗方法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排名   癫痫病如何治愈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看癫痫专业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